某一天(;•͈́༚•͈̀)

小哥哥
爱你爱到天荒地老

好逑.1

  “总裁?”新来的秘书小姐不知所措的问,迟疑了一会,又缓慢伸出一根手指,轻轻戳了一下,“……总裁?你醒醒呀。”
  秘书小姐的动作如此小心翼翼,仿佛她面前坐着的是个碰也碰不得的大魔王,只要动作稍微大一点儿,就会立刻被辞职。
  这位在办公室一秒睡着的总裁叫做北城,长着一张比谁都软萌的脸,做着比谁都可怕的事。作为一个富二代,作为一个有追求的富二代,北城虽说被称为“靠脸上位”,但自他上任以来,就以雷厉风行的手段而著称,“小白脸”也变成了“活阎王”。
  莫名其妙被冠上“活阎王”称号的北城非常无辜,对于毫不知情的北城来说,至少他自己认为他在公司的形象非常和蔼可亲、平易近人,完全是“世界好总裁”的模范。
  他缓缓抬起头,白皙的脸上有一道被压出来的红印,配上这张精致且充满少年感的脸蛋儿,有这一种凌虐的美感。
  看起来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,在阳光的照耀下醒来……秘书小姐霎时被总裁的外表欺骗,在心里惊呼“好萌好萌”。
  可惜这位“少年”非常不解风情,连懒腰都没有伸一下,就板起脸来问:“为什么没有叫我?”
  看你太累了。秘书小姐在心里默默回答,可惜这位幻想主义者空有贼心却没那个贼胆,只好微微欠身,“总裁,我感到非常抱歉。”
  “只是抱歉就可以了?”北城皱起眉,眼睛直视秘书小姐,好像在暗示什么。
  其实我还可以给你一个么么哒。秘书小姐想,可她还是不敢公然调戏老板。
     随机她一定神,看到北城的眼神,整个人都蔫儿了。
  秘书小姐看到这熟悉的眼神,对总裁的美好幻想瞬间破灭,她非常熟悉这种眼神——上一家公司里,她的上司就经常这样看她,搞得刚刚踏入社会的秘书小姐非常激动,工作都更有活力了,但后来……
  后来明白真相的秘书小姐就辞职了。
  “不是这样的总裁,”秘书小姐泪流满面,一面在心里痛骂“天下总裁千千万,坑人方法都一样”,另一面还要表达出自己的诚意,“我会加班的。”
  北城却还是盯着她。
  秘书小姐试图挣扎,未果,于是妥协:“……假期也不要了。”
  “嗯,”北城终于满意,抬抬下巴,示意秘书小姐出去。
  
  “呼……”北城一下子趴在办公桌上,完全不见刚才的气势,心里还暗暗高兴,没有想到新来的员工这么积极,又是加班又是不要假期的,应该表彰一下,让所有员工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敬业的员工。
  北城心里美滋滋,但一想起来他在员工频频发动“一秒昏睡”技能,心中就一片灰暗,整个人都要丧破天。
  事情还要从一周以前说起,——还有一个前提背景,北城是一个纯纯的gay,特指纯正而不是纯洁。
  一周前,北城走在路上,一回头,看到了一个肌肉健硕、充满直男气息的……钢铁直男。就是那不经意的回头,从此在北城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,当然,只要是一个正常人,一周以内见过的帅哥都不会忘记,但这也不妨碍北城对这位直男一见倾心,要不是碍于但是街上有人,而且自己还打不过人家,北城简直要一把扛起那位直男,来一个轰轰烈烈的“强抢民男”。
  这并不是重点。
  在北城对那位直男暗戳戳的进行幻想之后,他就开启了“夜夜与他梦里相见,缠缠绵绵到天涯”的副本模式,而且最让人气愤的一点是,他竟然还只是单刷。
  是的,只是单刷,没有任何互动。
  一点儿都不好玩儿。北城想。
  可他还是津津有味。
  北城每晚在梦里观看那人的日常生活,有的是连续剧,有的是短片,他在梦里看那人整日忙忙碌碌,过着旁人看来枯燥无味的生活,而自己作为唯一一个旁观者,渐渐知晓了那人的全部,包括姓名年龄生活状况以及不为人知的爱好与习惯。
  这位钢铁直男名叫南陌,名字非常婉约,好像出自一首很有名的诗词,具体是什么北城就不知道,毕竟作为一个总裁不需要懂太多。虽是这样,南陌却是一个在役特种兵,格斗能力够打八个北城,北城知道后不免咋舌,第一次觉得当时没有强上的决定是多么重要,他又不是猫,不会有九条命,足以支持他被打死八次后还活着。
  而在一次次的梦境中,北城非常悲哀的发现,他把自己给坑进去了,确切的说,是把他自己的身、心连同身体中所有细胞都给了南陌,随着它们主人的意志义无反顾、一腔热血的喜欢着南陌。
  意识到这一点后,北城心中暗叫不好,以前他没怎么喜欢过人,但也知道真正在一起后会有各种各样的烦恼与争吵,虽然偶有甜蜜,但看在自家哥们儿因为吵架而寻死觅活的样子,心中突然升起的欲望和羡慕也会迅速被镇压下去,碍于北城那脆弱的小心脏,那股子想要恋爱的劲儿被一压再压,直接压到底,让北城再也生不起谈恋爱的心思。
  至于南陌,可能是个意外。
  但天地可鉴,他对南陌本来就只有一点点旖旎的心思,本着逗自己一笑的想法,让南陌挤进自己心里,占据一丢丢位置,毫不起眼;可惜后来有了意外,时长为一周的梦中相见或者说是单方面视察让北城逐渐了解南陌,于是南陌在他心中的位置越来越大,于是事情就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。
  他心中的悸动骗不了自己,每天梦中的专注程度甚至导致了他在白天精神不振,好像身体被掏空,工作效率大大降低,想到这里北城就恨得真情意切、咬牙切齿,非常令人感动地想打南陌一顿。
  要不是这个人,他怎么会这样呢?
  北城果断把锅盖到南陌身上,心里不觉好受不不少,连桌子上一点儿也没动的文件都变得可爱起来。
  不……这个其实也不怎么可爱,北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,终于发觉自己一天的工作还没有开始。
  “啊……”北城真切认识到这世界的险恶,盯着这摞文件的眼神好像在看自己的杀父仇人。
  今天是别想下班了。北城冷静的想。
  这个锅可能又是南陌的。北城更加冷静的想。
  
  北城缓缓直起身子,满脸带着不情愿,仿佛此刻他将要做的事覆盖着荆棘,稍一上手就会受伤。
  “I need you now………”
  北城从未觉得自己的手机铃声是这么动听美妙,他迅速接起电话,声音是从未有的温柔,语气是从未有的和气。
  “是哪位朋友啊?”北城亲切的问,好想一个慈祥的老父亲。
  “……是我。”一个怯生生中又带着点阴沉的声音。
  谁?
  哪位大侠?
  北城满脸问号,完全不记得自己认识这号人。
  “啊,”北城这才后知后觉有点尴尬,“您好,请问您哪位?”
  “北城!你竟然不记得我了!”那人终于被逼破功,一声尖锐中带着委屈的质问传入北城的耳朵,声音之尖,仿佛要刺穿耳膜。
  我应该记得你吗?
  这是北城的第一反应,但总裁可不是白当的,“不轻易得罪人”这条第一守则北城可谓是做到了极致。
  他咬紧牙关,努力将那句话会让那人勃然大怒的话吞回肚中,可能是吃饱了就有力气思考,北城努力想了想,倒是真的在脑子里犄角旮旯处找出了一个人名:
  傅嘉。
  不过他到底是谁呢,北城还是不知道,只觉得电话那边的人就应该叫傅嘉。
  “傅嘉?!”北城五分惊讶四分庆幸还有一分恍然大悟的说。
  “你终于想起我了……”傅嘉微微抽泣。
  北城非常惊讶,甚至想要扣了电话,刚接起电话是的庆幸瞬间变化成浓浓的后悔。
  作为一个隐藏极深的戏精,北城非常熟悉现在的套路,本着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”的想法,北城用尽全力没有把“请开始你的表演”这句话说出来。
  按照套路,这个傅嘉应该先哭,然后再大哭,以“你怎么了”的询问为背景音,逐渐转化为微微抽泣,最终哽咽着说出他的故事。
  或许凄凉,或许有始乱终弃,或许有把他当傻子直接来讹钱的……
  北城胡乱想着,脑子里把相关套路给过了一遍,顿时觉得自己天下无敌,仿佛有一百层金钟罩保护,再来一百个戏精都不怕。
  “朋友,我希望你冷静……”
  北城看了一眼时间,猛然发现离下班的时间不远了,再看看桌子上的文件,北城的直觉告诉他:怕是要加班。
  一想到漫漫长夜竟然要与工作度过,北城不禁悲从心上来,立刻决定打断傅嘉,回归到工作这个小妖精的怀抱里。
  “不,我不冷静,我一点儿也不冷静。”傅嘉冷静回答。
  “那你能不能长话短说?”北城诚恳的说,“我的时间目前来说非常宝贵。”
  “你一点都不在乎我!”傅嘉尖声叫起来。
  “不朋友,你可能误会了什么……”北城无力抵抗,只能维护自己刚刚为南陌留下的贞操,“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……”
  “是吗?”傅嘉理直气壮。
  “是…的吧……”北城明显底气不足,毕竟作为一个富二代,总会有那么一段混日子的时间,而在那段时间里,北城自己干了什么破事儿或者干了谁自己恐怕都说不清。
  但是!
  现在不一样了!
  他现在是将要有家室的人了!
  北城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有点不正常,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向一个陌生人出柜,一点儿也不考虑后果,完全不符合他的人设。
  “咳,你知道吧,我其实是个gay。”
  还是一个有喜欢的人的gay。
  而且还夜夜梦里相见。
  可能马上就要在一起了。
  北城越想越开心,仿佛南陌已经认识他了一样。
  “我也是男的呀……”傅嘉拼命暗示。
  “不过像你这样的小白脸,我怎么会喜欢?”北城淡定的说。
  “可是……我们是在健身房里认识的呀……”傅嘉更加尴尬的说。
  哦。
  北城陷入巨大的沉默与尴尬之中。
  对面的戏精为什么不按套路来?
  
  
  

我们叶

刚进战队,最小的一个,他那时还很年轻,没有打磨自己的傲气,没有沉淀下来,一个心都是飘着的,可他又毫无疑问的很强,不服就干,打到你服为止。
哪有现在叶修这幅样子,这幅什么都不放在心上,一点也不锋芒毕露的样子。

他那时候时战队里最小的一个,被所有人尊称“小队长”,不用去思考什么队内团结,只需要做一个无脑输出,因为他知道,有人替他的,有人替他遮风挡雨的。
哪有现在这样,他被迫退役,一切指责都纷纷朝他而来,只有少数几个清楚的人看出问题,却也碍于这个那个的条条框框,憋在心里,憋着憋着,最终也就消失了。

后来他组建了新的战队,遇到了很多很多好的人,身边又重新有了朋友的支持,无上荣耀又回到他身边,可是……可是他却再也不是那个,当年那个小队长了。

他为别人遮风挡雨,教导别人,日日夜夜,无时无刻,心都在战队身上,放在自己的时间少之又少。
他燃烧着自己,成全了别人。

他脸上带着笑容,带着满意。

或许很久以前他就知道了,他不可能是被所有人宠着的小队长了。
于是他就这样长大了。

于是他就这样长大了。
变成了一个这样好的人。
是这样好的叶修啊。

180228

一次悲剧而甜蜜的错过

01
“叶修!”孙翔拖着自己的行李箱,站在机场茫茫人海中,掏出手机给他亲爱的男朋友打电话——当然,打的是苏沐橙的号码。

“哦,孙翔啊,叶修不在,你等会再找他吧。”

话筒里传来苏沐橙的声音,孙翔有些失望,一句“我在H市机场了你快来接我吧”就这样卡在喉咙里,不上不下,令人难受。好好的惊喜就这样泡汤了,孙翔沮丧的叹了口气,找了个比较凉快的地方,坐在行李箱上玩手机,但却是越玩越不高兴,险些把手机摔了。

哼,要不是你还得用来联系叶修,现在你早就躺在地上了。孙翔对着手机恶狠狠的想。

可是手机又做错什么了呢?
02
事情是这样的,孙翔在向叶修告白成功的第二天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轮回众人,成功的惊掉了一群人的下巴。

“我的天呐翔翔!” 过了好久,杜明才发出一句这样毫无营养的感叹,却也成功的打开了众人的话匣子。

“翔翔你真是个神奇的男人。”吴启憋了好久,也只憋出这一句干巴巴的话,然后成功收获孙翔的白眼一枚。

“话说翔翔你们怎么在一起的啊,我和小周都以为你挺讨厌叶神的呢。”江波涛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“对呀对呀,我们都以为你想把叶修揍一顿呢!”其他人纷纷附和。
孙翔被轮回这些人气的不轻,自己怎么就想揍叶修啦,“就是我和他在QQ是说我喜欢他,然后他就答应了,就这样。”他简洁的回答。

轮回的人纷纷走开,嘴里还嘟囔着“没意思,太平淡了”,把孙翔气的不轻,你翔哥辛辛苦苦告诉你们恋爱过程,你们还在这挑三拣四? 孙翔重重的哼了一声,回房间给叶修打电话去了。
03
“我说……”苏沐橙看着打电话回来的叶修,欲言又止,“孙翔怎么老给你打电话啊?你们不是……”

“对啊对啊,我们既然谈恋爱了,多打几个电话应该没问题吧。”叶修没等苏沐橙说完,就打断了她的话。

苏沐橙一句“有仇吗”憋在心里,别提有多难受了,不过这时候震惊与八卦心里占据了她的内心,以至于她的声音不小心高了八度,“什么?!你们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?”

“哎哎,大小姐冷静冷静,”叶修一脸无奈,苏沐橙这一嗓子把其余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,他们眼中赤裸裸的好奇盯的叶修有些发毛,“不就是谈个恋爱吗,有什么好激动的。”

这下轮到苏沐橙郁闷了,谈恋爱跟谁谈不好偏偏就是孙翔,偏偏就是抢走一叶之秋的孙翔,当时在嘉世立的“与孙翔势不两立”的flag瞬间化作一个大巴掌拍在她脸上,别提有多疼了。

“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啊,发生了什么?”郁闷完了,苏沐橙兴致勃勃的向叶修打听起八卦来。

“我以为你知道来着……”叶修看着脸色黑的堪比韩文清的苏沐橙,声音越来越小,“别怪我!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!”

“啥?”苏沐橙张大嘴巴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我昨天才答应的啊,你不是坐我旁边吗,我以为你看见了。”叶修有些委屈。

苏沐橙想了想,还真是,不过昨天晚上她一直在看电视剧来着,不过,为什么她看一下电脑就会知道啊?

“孙翔在QQ上给你告的白?”苏沐橙想明白了,一脸恨铁不成钢看着叶修,见他点头了,立马爆手速订了一张最快的到S市的机票,然后推推叶修,“快去准备啊,告白什么的当然要面对面啊。”

叶修笑了笑,拿了几件衣服就出门了。

04
到了傍晚,天色已经暗了,月亮悄悄冒出头来,S市离H市并不远,按理说这个时候叶修孙翔两人已经见面了,而孙翔打给自己的感谢电话也会第一时间来到,怎么还不见踪影?

疑惑之余,苏沐橙给孙翔打了个电话,“孙翔,我是苏沐橙,见到叶修了吗?”

“哈?”孙翔很是意外,“你不是说叶修有事吗?”

“对啊……”苏沐橙也是摸不着头脑,但好歹也是岳电视剧无数的人了,立马想到一种电视剧常见情况,“孙翔,你现在在哪儿?”

“我在你们这儿的一个宾馆呢,叶修在哪儿啊?”孙翔此刻听起来非常不满,精心准备的惊喜结果当事人不在,任谁也会心烦吧,何况是孙翔。

苏沐橙叹了口气,觉得自己真是画蛇添足啊,“那个……叶修现在在你们轮回那儿……”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电话被挂了。

05
叶修坐在轮回的超豪华椅子上,享受着轮回众人的殷勤服务,等待着孙翔回来。

像等待丈夫回家的妻子一般。

-fin-

黄少天知道叶修真名后……

那时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。

可黄少天还是“叶秋”“叶秋”的叫着叶修,而叶修这个人又没什么恋爱脑(黄少天感觉),所以自然而然的,黄少天一直到第十赛季才知道所谓的“叶秋“”叫叶修,而且还不是从正主口中得知的。

作为叶修的男朋友,竟然不是第一个知道男朋友真名的人???

所以理所应当的,黄少天炸了。


“老叶老叶,你是不是叫叶修???”黄少天打通电话后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“是啊是啊,怎么了?你没看见?”那边的叶修似乎很疑惑。

“……老叶,我们是恋爱关系吧?”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,提出一个略显犀利的问题。

“是啊是啊,我们没分手……吧?”那边的叶修有些不确定。

黄少天简直要气炸了,“我们当然没分手!!!”

过了一会他才发现话题又被叶修带跑了。

“靠靠靠!!!现在有一个更大的问题!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的真名!!!”为了防止叶某人不再问出“你现在不是已经知道了么”这种不就风情的问题,特意补充道:“说的是我们谈恋爱之后!!!”

“哦……这个啊……”叶修有些为难,似乎没想到自己会面临这种状况,“当时忘了嘛。”其实是因为“黄少天和自己在一起了”这件事太令人激动了。叶修默默补充道。

“那你能一忘就忘三年???”黄少天非常不信,“一定是有隐情!!!”

“让我猜猜……是不是你是私生子,费尽心思跑出来打游戏改名字就是为了摆脱以前的生活???还是你生在一个神秘的家族,每个人都有两个名字???或者只是你单纯骗我,要让我做一些特别那啥的事情???”

黄少天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猜想,想要听听叶修的感受,然而……

“黄少天你脑洞真大……”黄少天听见叶修叹了口气,“我骗你干嘛啊,骗你去每年对着我仇人说话啊……”

“我靠!你滚啊!”黄少天嚷嚷道。

可嚷完之后他沉默了,“老叶你这个好多秘密,连名字都有两个,我有点怕有一天你会突然消失……”不要我了。

“你还真是……”叶修有些无奈,“告诉你啦,当时我是离家出走的,拿了我双胞胎弟弟的身份证——对,他就叫叶秋,后来也就一直用下去了,一直到叶秋这个身份不能用了,这不才换回叶修嘛。”

“啥?离家出走?那你为啥不告诉我啊???”黄少天还是不明白。

“咳咳,”叶修咳了几声个,“这不是不好意思么。”

“???”黄少天饶是再聪明也没法猜到这奇葩的理由,“哎哟我的天,叶修你还会不好意思啊,哈哈哈哈!!!”

“哎,行了行了,问题解决了哈,”叶修说,“挂了哈。”

“嗯嗯老叶拜拜哈。”



叶修挂了电话,将手机还给苏沐橙,那人接过手机,明知故问道:“解决啦?”

“嗯嗯解决了解决了,”叶修点头,又是一脸无奈,“大小姐别想着看热闹了,训练吧训练吧。”

“嘻嘻。”苏沐橙笑嘻嘻的走开了。

刚刚被借出的手机上有一点湿润,苏沐橙又看了叶修一眼,这个人怎么就这么能装呢,明明紧张死了。

苏沐橙摇摇头,表示自己真的理解不了恋爱中的人的想法。


-fin-